刑事存疑案件的国家赔偿之我见
作者: 伍 菁   发布时间: 2012-08-03 15:42:00

随着我国法制建设的逐步健全,公民法律意识的逐步提高,人们迫切要求司法的公正性、合理性。尤其是对司法的无理侵害能否得到合理的赔偿特别关注,即对刑事存疑案件的国家赔偿。  

司法实践中的存疑案件主要有两种,一是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四十条第四款规定的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,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,不符合起诉条件的,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的案件。二是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六十二条第(三)项规定的“证据不足,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,应当作出证据不足,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”的案件。上述两种案件,实践当中称为存疑不起诉案件和存疑判无罪案件,简称“存疑案件”。 

一、存疑案件赔偿问题及其争议的产生

对存疑案件是否应当给予国家赔偿,我国的国家赔偿立法并无明确规定,1994年制定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》(以下简称为《国家赔偿法》)第十五条、第十六条规定的刑事赔偿范围中,对刑事羁押赔偿规定了错误拘留和错误逮捕两种情形,这里的拘留和逮捕是依据1979年《刑法》和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作出的,后全国人大对1979年的《刑法》、《刑事诉讼法》进行了全面的修订。修订前,由于存在类推制度,没有实行更加严格的无罪推定原则,对于司法实践中的一些证据不够充分的案件,一般采用存疑从挂或存疑从有处理,司法实践中没有所谓的存疑案件,相应地也就不存在存疑案件的赔偿问题及其争议。

而修订后的《刑法》实行罪行法定主义,取消了类推制度;修订后的《刑事诉讼法》实行更加严格的无罪推定原则,对于证据不足的案件实行疑罪从无,同时放宽了逮捕条件。而《国家赔偿法》并没有作出相应修改,故出现了拘留、逮捕时合法而随着刑事追诉阶段的发展,司法机关认为证据不足,而推定无罪并终结刑事追诉的情况,而在这种情况下,犯罪嫌疑人被“错误”羁押是否应该给予赔偿问题,并没有进一步的规定,遂引发了司法界和学术界对刑事存疑案件国家赔偿问题的争论。

目前主要有三种观点:第一种观点是“否定说”。该观点认为,存疑案件的当事人具有犯罪嫌疑,有证据证明其有罪,而是由于证据不够充分,达不到定罪的要求而在法律上推定其无罪,对存疑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不能排除其存在犯罪事实的可能,因此不存在刑事赔偿问题。第二种观点是“折衷说”,又称“酌定论”。该观点认为,对于存疑案件,应视案件具体情况来决定赔与不赔,不能一概都赔,也不能一概都不赔。对于事实不清,证据比较薄弱的案件,应予赔偿,而对于犯罪事实存在,证据比较充足,但达不到起诉和判决有罪程度的案件,则应不予赔偿。笔者认为这种观点难以解决何为“比较”充分的证据,主观主义色彩浓重,不具可操作性,而且也违背的无罪推定的刑法基本原则,对同样被判处无罪的人,却有不同待遇,故笔者认为该种观点不宜采纳。第三种观点是“肯定说”又称“赔偿说”。该观点认为,对存疑案件应当给予赔偿,刑事赔偿在错拘、错捕、错判问题上实行的是结果归责。无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有多大的“疑”,其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无罪。有了法律上的无罪结果,按照结果归责原则就应当赔偿。司法机关对一个无罪的人实施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,理应对其进行赔偿。对存疑案件应当给予赔偿。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,即依照目前的法律规定,对刑事存疑案件原则上不应予以国家赔偿。

二、存疑案件原则上不应国家赔偿的理由

证据不足案件属于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,只是确认有罪的证据还不充分,不能认定被追诉者实施了犯罪行为,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被追诉者实际上实施犯罪的可能性,不能说其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没有犯罪重大嫌疑,属于这类情况的不应赔偿。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理由:

首先,如果逮捕时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,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也经查实的,说明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时符合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条件,按照刑事赔偿归责原则的违法原则,不应追究相关司法机关的刑事赔偿责任;如果逮捕时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,后因证据不充足做了无罪处理的(证据是否充足,往往在公检法三机关或者上下级法院之间存有争议),则说明犯罪嫌疑人不是完全无辜的,若仅从法律认定的结果上决定对其赔偿,则与刑事赔偿中赔偿无辜(或称冤狱赔偿)的精神不符。正如有学者指出,由于证据不是不起诉的,公检法做得符合法律规定的,因为以后说不定还会发现有新的证据,因此对这类案子不应国家赔偿。

其二,《国家赔偿法》总则第2条规定:“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,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。”其强调了国家承担赔偿责任,是以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“违法行使职权”为前提。违法侵权赔偿原则作为《国家赔偿法》总则规定的基本原则,当然也是刑事赔偿的基本归责原则,而不是无过错原则,也不是过错原则。如果不坚持违法侵权赔偿原则,而采用“无罪赔偿”的结果归责原则,则会出现与《国家赔偿法》总则规定相抵触、与法定刑事赔偿范围相游离,《国家赔偿法》规定的确认程序被取消的两难局面。

其三,疑案赔偿扭曲了刑事案件的立案标准和证明要求。根据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,应予以立案并采取强制措施,如逮捕。虽然这个标准不同于起诉标准和判决有罪的标准,但是如果后来不能起诉或被告被判无罪,则办案机关和人员可能要负国家赔偿责任:因此,有可能使办案机关立案时过于谨慎,使本应立案的,却因害怕立案后通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