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打开的红包
作者: 余文钦   发布时间: 2016-04-25 16:28:10

“这被告可不讲良心了,收了我的货不给钱,现在还倒打一耙,说我的货质量不合格,反而要我赔偿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?……李法官,咱们法院可是讲理的地方,您这么高水平的法官办这起小案那还不是三个手指捉田螺……李法官,你们赵院长和我亲家可是战友,那关系可是老铁了,这点小事我不好意思麻烦他,等事办完了我接你和赵院长喝酒,联络一下感情……”

坐在我对面滔滔不绝的是老张, 40多岁,一看就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,因为别人欠他货款起诉到我们法院。案件昨天下午刚分到我手上,今天上午他一大早就来到法院,守着我开完两个庭,然后跟着我进了办公室,说是有要紧事找我。结果说了半天,一点都没扯到正事。我不禁再次低头看了看手机,已经快20分钟,老张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,我心里不禁暗暗着急起来。

到法院工作已经五年了,眼见着案件数量却越来越多,我们的时间也显得越来越不够用。今天早上从上班开始,我已经马不停蹄地审完了两起案件,接待了大约十多名当事人,有打听案件的、有说情的、有诉苦的,当然还有对判决不服来论理的——总之,今天和其他任何一天并无二致,忙,乱,还有无奈,叫人实在拿不出太多的好心情来对待当事人。

“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你看我这还有几份判决书急着要写……”尽管我心里有些烦躁,但还是对老张保持着微笑——没办法,虽然法院任务重、待遇低,可是条条框框还不少,这不,最近又开展了个“正风肃纪、争做好干警”的活动,我院规定凡因态度引发当事人投诉的通报予以批评,搞的法官现在越来越像大宅院里的小丫鬟。

“哎,看我这脾气。我一看到您这种有素质有文化、又没有架子的领导,忍不住话就多了点。您要忙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老张识趣的的站起来,没想到在转身时,把我桌角的一本书给带到了地下。

“您看我笨手笨脚的,对不起,我来捡、我来捡……”老张摸摸索索的蹲下又站起来,用双手把书端端正正地放到我正在看的卷宗上,还轻轻在书上上敲了敲,亲热地对我说:“李法官,您的书还给你,我这官司可就全靠你了!”

“行啊,你就放心回去吧,我们一定会依法处理的。”我随口敷衍着说,并顺手将书放回桌角,然后继续忙着翻阅卷宗。

老张把书递给我后,好像很高兴的回去了。老张的案件办得很顺利,很快开庭了。开庭当天,由于老张提供了从买卖合同、送货记录、有被告签字的结算清单等一系列证据,于是我当庭判决被告偿还老张货款。

开庭后的第二天,老张到我的办公室里领取判决书。他半靠在我的桌角边,认认真真的读了一遍判决书,然后满意的在送达回证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,准备转身离去。

可能是有些兴奋,老张再次将同一本书碰到了地上。不过这次,书里面摔出一个厚厚的红包。红包没有打开,上面似乎还写着几个字。

老张连忙抢着弯腰把书和红包捡起来看了看,突然间涨红了脸,试探着对我说:“李法官,这红包……是您掉的吧?!”我也很奇怪,走过来伸手接过红包,低头看了看,不禁乐了:“老张,这不是你的吗?上面还有你名字呢……”

我抬起头,看到老张在局促的搓着手,顿时反应过来了。

“你啥时候把红包塞书里的?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,是信不过我们法院、信不过我吗?”我有点纳闷,同时有点生气,于是提高了音量。

“李法官,您先别生气……”老张看我脸色不对,急忙解释说:“我承认,这红包是我放的。李法官,看得出来,您是个实在人,我不怕和你说几句掏心窝子话。打官司之前,尽管我心里知道这个案件我有理,但是心还是悬着的。因为我听别人说过什么潜规则,说要是功夫没做到位,法官就算不枉法裁判,也可以用官司拖垮一方,叫我办个红包给法官。我一想也是,我做生意几十年了,不怕别人收红包,就怕别人不收红包——收了红包肯定多少得办点事吧?那天我把红包夹进书里面后,您对我一直很热情,案件办得又快又好,我还以为您收到了红包,没有想到这完全是场误会!”

看着老张认真的表情、听着他诚挚的话语,我心里从啼笑皆非逐渐变得不是滋味。在现在的我眼中,办理案件很简单,仅仅只是运用法律来改变一些关系、一些数字,至于被这些改变会给当事人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、是天堂还是地狱?我通常很少关心、很少思考。如果不是这次“正风肃纪、争做好干警”活动的要求,恐怕连在接待当事人的时候,这种例行公事般的客套恐怕都做不到。但是即使是这种敷衍式的热情,却让当事人误会是最高的礼遇。

“您也别推辞,这红包我拿出来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”,老张继续说:“这样吧,我每次来都看到您都很幸苦,这红包您收下买点营养品补补,也算我们老百姓对恪尽职守好法官的一点心意吧!再说了,一回生二回熟,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,今天不收就是看不起我。”老张态度很坚决。

“别别,老张,这红包您一定拿回去。依法办案是我们应尽的职责,热情接待群众也是我们的基本要求,我们每名法官对待每名群众都是这样的,您要给红包,不是逼我们犯错误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的脸有些红。

老张最后和红包一起走了,办公室里留下我一个人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


编辑:
文章出处:

浏览记录

整站检索

法官随笔

文化长廊

知识广角
网站首页本院介绍本院要闻法院文化理论研究司法文书
Copyrights © 201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武穴市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
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
地址:武穴市城东新区 邮编:435400 鄂ICP备12010191号-1